第六十四章 邪神仪式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同时面对两个影级的压力,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而是会产生化学反应。就算是强如佩恩六道,进入木叶的时候也是面对大量的忍者一直放大范围有害身体的群招才能够毁掉木叶,要是纲手没有因为治疗木叶的各种忍者而消耗了太多的查克拉,要是自来也那时还没死,和全盛时期的纲手一起对战佩恩六道,你看木叶是否会被毁灭掉。

飞段的弱点很明显,那就是体术不行还硬是要和夜吹雪拼体术。夜吹雪的刀术是多么精湛,同时风属性查克拉和雷属性查克拉的转换简直就是一直艺术的存在,交手几个回合飞段已经全身挂彩。只不过飞段被攻击到的地方,除了会短时间内的流血之外,伤口马上就会愈合掉,真是一个麻烦透顶的人物。

而角都的攻击无时不刻不帮助飞段解围,可以说三人中战斗最苦闷的就是角都了。他知道,自己一个人绝对战胜不了现在的夜吹雪,甚至还有可能陨落在夜吹雪的手下。所以飞段不能死,就算是角都打的郁闷也不能死。

又是一刀斩在了飞段的胸口,“断水流·斩”,飞段的查克拉防护根本就不能抵挡夜吹雪的攻击。强大的风属性查克拉几乎是一瞬间就破开了飞段的查克拉防护,衣服瞬间裂开了一个大口子,里面的血肉都翻了出来,迸发出无数的血渍。

“可恶啊!又让我流血了!我以邪神的名义起誓,一定要把你的灵魂献给邪神,当邪神大人永远的奴仆!”飞段对着面前的夜吹雪张牙舞爪的大喊道,而夜吹雪丝毫没有理会飞段的大喊大叫,在短暂的战斗中,夜吹雪可以说已经习惯了飞段的性格。

他可以说是“晓”中仅剩不到的有幽默感的人,或许如果不是他进入了“晓”组织而是先碰到夜吹雪,甚至会和夜吹雪成为朋友也说不定。不过两人此时已经站到了对立的一面,想要成为朋友已经是不可能了。夜吹雪只想击杀了对方,而对方又何尝不想把夜吹雪的灵觉献祭给所谓的邪神。

观察了下角都所在的地方,发现角都无时无刻不用那狠毒的眼神看着自己,只要自己一攻击飞段,马上角都的攻击就会紧接着来到。虽然角都的速度没有夜吹雪快,但是飞段又死不了不是,只要死不了什么事情都无所谓。

“这样下去看来不行,迟早会变成消耗战的!”夜吹雪心里暗道,“而且雾忍的忍者一直在搜查角都和飞段的下落,如果被雾忍的忍者发现,那我也会有大麻烦的。”想到这里,夜吹雪突然就想开启“界王拳”,只不过要是在短时间内不击倒两人的话,夜吹雪就会陷入被动。

想着想着,飞段再次用手中那漆黑的长矛攻向了夜吹雪。血腥三月镰已经被夜吹雪所损坏,不能再用了,谁知道飞段居然再次从身后拿出了漆黑长矛作为武器,而且还有伸缩功能。平时的长度大概是二十厘米,但是伸长之后居然能够达到一百二十厘米,十分的古怪。

飞段再次要攻击夜吹雪,无奈的角度只有叹了口气再次双手结印要使用忍术。就当飞段已经来到夜吹雪身边的时候,直接用手中的漆黑长矛刺向了夜吹雪的脸部。飞段不是为了要让夜吹雪死,而是要得到夜吹雪的血液。只要得到了敌人的血液,飞段有能力让敌人生不如死。

不知道为什么,飞段总是在面对夜吹雪的时候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是一种被看透了的感觉,虽然面前的清秀青年一直都紧闭着双眼,这种感觉却一直缠扰在飞段的心头。

“不可能的,仅仅是第一次交手,他怎么可能知道我的攻击方式!”

飞段一边做着心里安慰,一边攻向了夜吹雪。这个时候夜吹雪的身影突然消失在了飞段的面前,下一秒出现的时候居然攻向了角都。

“可恶啊,为什么他的速度这么快!”看着已经脱离自己攻击范围的夜吹雪,飞段只有在心中无声的呐喊道。而角都此时也已经结好了印,“雷遁·伪暗!”瞬间,从飞段的口中吐出了一道强力的闪电,那闪电在飞行中收拢了起来,变成了锐利的长枪攻向了夜吹雪。

夜吹雪看都没看,只是身上的雷神铠甲突然出现,那雷遁的光芒闪耀在夜吹雪的身边,甚至发出了淡淡的金黄色,正是雷神铠甲除了使用“界王拳”之外的最强特征。角都的雷遁打到了夜吹雪的雷神铠甲之上,居然被雷神铠甲的光芒所吞噬。

“太小看我了!”夜吹雪冷笑道,“雷遁,你还真赢不了我。除非你能够把四代雷影的心脏拿到手,要不然所谓攻击性最强的雷遁,在我面前不过是最弱的攻击罢了!”

那一刻角都已经被夜吹雪近身,在近身之中夜吹雪终于决定使用个大招了。瞬间把神月收入了刀鞘,夜吹雪脚下猛的踏了一下地面,“剃”,速度瞬间再次暴涨。时间好像在这一刻都已经停止,根本没见夜吹雪有任何的动作,只是好像一瞬间来到了角都的身后罢了。

如果有细心的人可以发现,此时神月的刀身隐隐的被抽出了一丝。这个时候,夜吹雪右手握着神月刀把的手用力一推,“咔”的一声,那是神月完全收入了刀鞘的身影。而就在这个声音结束的一瞬间,角都的胸口突然迸发出了无数的血蛇,而在角都的身后也出现了一个完全由不明黑色物体组成的奇怪物体,那物体隐隐带着碎裂的面具残骸,夜吹雪居然只一招就击碎了角都的一个心脏。

“断水流·刹那芳华!”

在那一瞬间,夜吹雪不知道发出了多少次攻击,也仅仅是一个瞬间罢了。在一瞬间之内斩出那么多刀,完全已经突破了时间的障碍。角都的面色立刻变得苍白了许多,本来已经没有当初强悍的实力,此时又被击毁了一个心脏,显然对角都的影响很大。

“哈哈!夜吹雪,终于被我待到机会了吧!”没有因为同伴受伤而愤怒,飞段疯狂的大笑着说道。而此时夜吹雪的灵觉蓦然发现在自己身旁不远处的血腥三月镰上居然再次出现了一条绳子,那绳子的一端绑在血腥三月镰上,而另一面居然正好握在飞段的手上。

那血腥三月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向了夜吹雪,夜吹雪马上出刀阻挡,谁知道自己身后的角都全身上下出现了无数的黑线,攻击向了夜吹雪,让夜吹雪避无可避。无奈只有再次使用“剃”,虽然闪躲开了飞段的攻击,但是隐隐的夜吹雪感觉脸颊有些微微刺痛,用手一摸自己的脸颊,夜吹雪瞬间瞪大了自己的眼神,因为出血了!

飞段此时一用力,把血腥三月镰握在了手中。有手指擦拭着血腥三月镰,收集上面的血迹,狰狞的笑道“夜吹雪!就算你的实力再强,也强不过邪神大人的诅咒!”

说着,飞段舔了下那带有血迹的手指,好像十分享受的样子,就好比瘾君子在吸白米粉的感觉一样。这时,在飞段的利用用脚在地面上画着邪神的诅咒符号,先是画了一个圆形然后在圆形中间又添上一个正三角形。瞬间,角都的皮肤已经变得漆黑,甚至已经看到那森森白骨的模样。

“咒术·死司凭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