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破局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又经过了几天的路程终于到达了雾忍村附近的一座小镇,这座小镇中夜吹雪倒是十分的熟悉,正是当年被织田原重伤而养伤的地方,叫做雾之镇。再次回到雾之镇,夜吹雪不免有些唏嘘,当年只不过是中忍的实力来到了雾忍村之中,谁能想到随意的击杀两名雾忍中忍就会被雾忍七人众之一拥有斩首大刀的织田原盯上,并且打的重伤。

而且在这个小镇中还有许多美好的回忆,当然就是和小美同居的日子。想起那个小女孩,第二次与她相见的时候却是三战时期,扮演着暗杀自己的角色,夜吹雪不免感叹世事难预料啊。当年的友人或许现在已经是自己的敌人,再次相见的时候可能要刀兵相见了。

“吹雪君,你是在想什么事么?”水无月茗小声的问道,几天的赶路,水无月茗的伤势已经完全痊愈。并且完全恢复了上忍的实力,倒是夜吹雪对她的戒备少了很多,并没有给她吃查克拉限制的药物。要不然估计现在还在往雾之镇赶路的途中呢,不会这么快到达雾之镇。

“没什么,只是再次回到这里,想起了一些愉快的往事。”说着,夜吹雪的脸上还露出了微笑,笑着对水无月茗说道,“今天我的心情很好,不如就找个酒肆好好的喝一杯吧。可能今天就是我们分别的时候了,你继续去暗杀你的水影,而我则是有别的事要办。”

“嗯。”轻轻的点了点头,眼神有些不舍,水无月茗说道,“那好吧,一切就听吹雪君的安排。”

说着,夜吹雪带着水无月茗来到了一家酒肆,点了几个小菜和几壶清酒,两人相对无言,只是夹着面前的小菜偶尔对着举杯喝上一杯清酒。几杯下肚,水无月茗毕竟是女孩子脸色已经微红显然有了醉意,倒是夜吹雪的酒量还算不错,继续喝了几杯。

吃过了饭后,夜吹雪和水无月茗与夜吹雪离开了雾之镇来到了雾忍村附近。已经能够用灵觉感觉到雾忍村的结界了,夜吹雪淡淡的对水无月茗说道,“就到这里吧,你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而我也要办自己要做的事了。你身上的伤势应该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对你的行动也没什么不便。”

“嗯,知道。”微笑着回答道,水无月茗继续说道“吹雪君的大恩大德,实在是没齿难忘。等我暗杀水影成功之后,一定会报答吹雪君的恩情。”

说完,水无月茗就要转身离去。谁知就在转身的时候,夜吹雪突然冷哼一声,抽出了自己的神月架在了对方的脖颈上。突如其来的被夜吹雪用刀架住,水无月茗脸色立刻变得苍白了许多,“吹雪君,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真是可笑,难道还要我说么?”夜吹雪讥笑着说道,“本来这几天看你表现的不错,一直都留着你的性命,看看你准备要干什么。不过看来你还是不死心,要置我于死地啊!”

听到夜吹雪的话,水无月茗脸色骤变,“不知吹雪君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好吧,我就说说你在这一路中所露出的破绽吧!”夜吹雪淡淡的回答道,“首先就是海怪的问题,在水之国航行的路线上我从来也没听说过海怪。而那水怪我听那艘船的船长说,只不过是最近才出现的而已,以前只是有传说。也就是说,是有人故意在我坐船的时候让海怪过来攻击的,目的就是为了看看我现在的实力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当初在海怪攻击的时候,为什么只攻击我一个人?就算我是攻击力很强,但是海怪行动的时候居然一点攻击都没有落在船上。别告诉我这是巧合,虽然我不聪明,但是我也不是傻子!”

“第二,在船到码头的时候,你们是先行离开的。但是为什么在赶了那么长时间的路,偏巧不巧的等我路过的时候还被雾忍的暗部攻击?而且那群雾忍暗部虽然掩饰的很好,但是以你的实力也太过于自信了。正常你这种实力,要是碰到六名暗部的攻击,哪会不想着逃走,而是死战,真是可笑!”

“第三,当我问你水无月流水的时候,你露出了愤怒的神情还编出了一系列的谎言,这可是你最大的败笔。当初虽然没有和水无月流冰打过太多交道,他就被我斩杀了。但是从他在当时雾忍商队的一举一动中,明显对你十分的尊敬。你居然说和他是老对手,难道真当我是傻子不成?”

说道这里,水无月茗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刚要和夜吹雪解释什么的时候,夜吹雪马上把手中的神月更加贴近了水无月茗的脖颈,甚至都以神月的锋利已经擦破了水无月茗脖颈的皮肤,流出了许些血迹,“难道这个时候你还有什么可解释的么?”

“是,我要解释!只有这样才能证明我的清白!”说着,水无月茗的眼中露出了许些晶莹,显然是眼泪要掉下来的前兆,“海怪的事,我是真的不知道,真的不是我控制的!而且在与雾忍暗部对战的时候,我也是一心求死,才会不想着逃走。而水无月流水....”说着,水无月茗的眼睛终于流了下来,好像受了天大的冤情一样,“而水无月流水,也真的和我说的一样!如果你现在要杀了我的话,我无怨无悔,毕竟我这条命就是你救了,你杀了我吧!”

说着,水无月茗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决然,好像因为被夜吹雪冤枉就要求死一样。

“真的,你的演技很好,是我见过中最好的!”说道这里的时候,夜吹雪的声音已经变得冰冷,“那我就实话告诉你吧,你的这种演技正是你所有阴谋中的败笔!”

“我们两个在赶路的时候,每次我都特意用自己的感知方式来追查是否有人跟踪。但是却屡次被雾忍的暗部发现踪迹,你不感觉奇怪么?后来我发现,那根本就是有人通知了雾忍的暗部,所以才制造了一次暗杀的假象。”

“那天前来暗杀我的,其实只是我的两个影分身罢了。而你却坚决要替我负伤,太让人奇怪了。在给你治疗的时候你真的以为我仅仅是治疗你的伤势罢了么?其实只是要探测你身体里是否被人下了记号罢了,只不过很可惜,那次没有发现。”

“然后我就故意解开对你查克拉的限制,看看你到底要做些什么。在马车上的时候,看似你是无聊的在玩弄手指,其实是在和别人联系吧!别以为别人的感知手段都不如你,实在是太天真了!”

“最后一点,”夜吹雪的嘴角突然扬起了微笑,“在我得到的情报中,水无月茗这个人早以被雾忍村公布了被击杀的消息。而水无月一族如此大族居然能被瞬间抹掉,难道真的是水无月一族太弱了么?不,其实是因为水无月一族中有内奸,而这个内奸就是你,水无月茗。”

“打着要击杀水影的幌子,让我相信你,其实只不过是想让把我带到雾忍村的腹地,但是击杀我罢了。为此你们居然不惜得罪水之国的参事,真是让人感觉惊讶。什么之后雾忍村的人都强大到不惧水之国的威严了,难道就不怕我把这件事透露给水之国的高层么?”

听夜吹雪说道了这里,水无月茗终于知道自己的所有计划早以被眼前的年轻人所看穿。这个时候她不会再坐以待毙了,一边向夜吹雪哭诉着一切都是误会一边正在暗中运行自己的查克拉,夜吹雪哪里会让对方这个时候反击,瞬间右手一用力,马上神月就已经割下了对方的头颅。

“你很聪明,演技也很好,只不过真的你选错对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