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情报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夜吹雪说古不会让水无月茗死,当然就不会让她就这么死去。第二天的时候,水无月茗的伤势已经好了很多,还好夜吹雪也是雷遁的行家知道该如何治疗雷遁的伤势。不过那暗杀人员的手段也非常厉害,居然以夜吹雪的医疗忍术都不能让对方痊愈,只有外带一些药材的治疗。

在经历过那一晚的一战之后,夜吹雪好像对水无月茗已经没有什么戒心了,就连限制查克拉的药物都没有继续在给水无月服用。用夜吹雪的话说是这样可以更好的养伤,但是水无月茗却知道,这位强者终于开始对自己撇开了防备。

撇开了防备不等于毫无防备,以夜吹雪的实力想要击杀水无月茗还是很简单的,只要时刻注意点就好了。而水无月茗好似很开心一样,见夜吹雪毫无防备每天的笑容也多了许多。因为水无月茗的伤势没有痊愈,夜吹雪干脆雇了个马车,找了个车夫代步。

坐在车厢中,水无月茗正在无聊的玩着手指,有的时候偶尔会撇向夜吹雪,只不过夜吹雪可没有悠闲,而是在看着什么卷轴,正是冥遁的秘术。经过长时间的研究,夜吹雪终于发现了冥遁秘术的一种特殊之处。首先那当然就是吸收,冥遁能够吸收对方的查克拉为自己的查克拉,但是却不能以自己的查克拉相容,也就是说吸收了多少查克拉最后还是要释放出去。

而第二点则是释放的手法,这种释放不是单纯的释放,而是模仿对方的攻击打出。倒是有点天龙八部中慕容家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意思,不过要再次打出的忍术威力为下降很多,几乎没有原来力量的三分之一,可谓是鸡肋。

夜吹雪不断的研究着冥遁的秘术,就是为了给自己增加一些攻击或者防御的手段而已。只不过一切都要以冥遁为起步,如果没有冥遁一切都是空谈罢了。叹了口气,夜吹雪多少有些无奈,放下了冥遁的卷轴又从忍具包中拿出了另一个卷轴。

本来见夜吹雪收起了卷轴,水无月茗刚要和夜吹雪说两句话,谁知道又见夜吹雪拿出了一个卷轴。那要说话的动作一下就僵在了那里,好不尴尬。夜吹雪好像也留意到了她的动作,抬起了头,皱着眉头说道,“有什么事么?还是要去上厕所?”

“没有。”尴尬的回答完毕,水无月茗继续低着头玩着自己的手指,夜吹雪则是继续看向了自己的拿出的卷轴。

这个卷轴是大蛇丸交给夜吹雪的,用于联系。一般夜吹雪都是使用这个卷轴中封存的术式召唤出一条小蛇来,然后把自己要送的信件交给小蛇,小蛇会吞入腹中,到了大蛇丸那里再吐出来。这种保存手法夜吹雪感觉很恶心,特别是有的时候蛇消化不好的话,卷轴上面有些粘稠的液体很是恶心。

双手迅速的结印,夜吹雪的结印速度绝对不慢,水无月茗本来在玩手指,看夜吹雪要使用忍术也很有兴趣了抬起了头。可是她只看夜吹雪的手指不断的变动,根本就没看清夜吹雪结印,可见夜吹雪的结印速度到底有多块。

瞬间结好了印,往卷轴上面一拍,“通灵术!”,“嘭”的一声冒出了一团烟雾,而烟雾散去一条黑色的小蛇出现在了夜吹雪的面前。那小蛇突然张开了自己的嘴巴,而它的腹部此时也突然膨胀了起来。艰难的蠕动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的蛇腹部的膨胀在向前移动,终于到了嘴边,吐出了一个大大的卷轴。而这一系列动作好像消耗了小蛇的所有体力,“嘭”的一声变成了烟雾,消失在了夜吹雪的面前。

拿起了卷轴颠了两下,发现上面没有任何恶心的液体,夜吹雪才打开了卷轴。首先大蛇丸先说了对于生命力和精神力的研究还是没有发展,看到这里夜吹雪不免叹了口气。

“都已经一年多了,一点进展都没有,看来想要复活玖辛奈和水门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工程啊!”

想到这里,夜吹雪又继续看了下去。里面的情报很多,关乎的也很多,夜吹雪只挑选了几个要点观察,其他的都是一扫而过。鼬此时当上了木叶的暗部分队长,都被大蛇丸写在了其中。想起了自己两个弟子,夜吹雪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鼬和止水的实力也应该提升很多吧,不知道写轮眼现在使用的怎么样了,有时间应该回去看看两个小子,这么长时间不见还怪想的。”

鼬和止水一切正常,倒是宇智波一族有一些莫名的举动,看来已经要开始筹备一些东西了。卡卡西在暗部还是一样的风光,倒是没什么事情发生。关于木叶其他的情报也没有多少,夜吹雪直接往下看去,倒是发现云忍好像有所图谋似的,居然派出了很多忍者来火之国,看的夜吹雪是眉头紧皱。

最后一则情报是关于水之国的,当看到这则情报的时候就连夜吹雪都有淡淡的惊讶,因为大蛇丸告诉夜吹雪,可能三尾矶怃已经变成野生的尾兽了,只不过还没有证实罢了。想到这里,夜吹雪回忆起了当初自己和四代水影的一战,那时候四代水影使用出了疯狂的招数,弄的夜吹雪都不得不避其锋芒逃走。

“难道,这就是三尾变成野生的原因么?”夜吹雪喃喃的说道。而旁边的水无月茗好像听到了夜吹雪的话,突然抬起头看向了夜吹雪,“你说,三尾矶怃已经变成野生的了?这是真的么!”

“啊?你听到么?”说道这里,夜吹雪也忘记旁边走人,只不过对水无月茗的戒心已经消除了许多,夜吹雪淡淡的对水无月茗说道,“没错,当初我和四代水影有过一战,我想你也知道。那一次可以说是四代水影输了,不过在使用最后的忍术的时候好像出了什么意外,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三尾,弄的我也只有避其锋芒。刚才我看向了线人给我的情报,可能三尾已经不在雾忍的掌握之中了。”

听夜吹雪说道这里,水无月茗面露喜色,但是手指还是不停的在摆动。夜吹雪看向了她摆动的手指,问道“怎么,难道你有玩手指的习惯么?”

这么一说,水无月茗马上停止了玩手指的动作,淡笑道“没有,只不过听到这个消息不免有些兴奋。毕竟四代水影的实力越弱,我们一族暗杀四代水影的几率也越大不是。”

“嗯,算是个不错的理由。”深深的看了水无月茗一眼,夜吹雪继续说道,“不过我不希望你和我玩什么花招,想来你也知道我的实力,想好好活着还是安稳一点的好。”

尴尬的笑了一下,水无月茗又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好像在说,难道你还是不相信我么。这时水无月茗还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被暗杀的强者击伤的地方,好像要提醒夜吹雪,是自己帮他挡住了敌人的攻击一样。但是夜吹雪却没有理会水无月茗,而是继续看着卷轴上的情报,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