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辉夜君麻吕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夜吹雪,而且还听对方说再不斩居然是个好人,真是天大的笑话。夜吹雪的脸上不免的露出了微笑,笑着看着那雪一样的少年,说道“哦?你居然说鬼人再不斩是个好人?难道你不知道这个家伙却是个满手血腥的家伙么?”

此时的再不斩也满脸的不爽,他鬼人再不斩什么时候需要一个小鬼来求情。更何况说他是个好人,那不就是侮辱自己的人格一样么。夜吹雪可以听到再不斩的牙齿因为摩擦的“咯吱咯吱”声,显然再不斩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白!你乱说什么!要知道你仅仅是个工具罢了!是我再不斩大爷的工具!凭什么你来为我求情!”

“再不斩大人,白知道错了!”此时被止水用刀逼着脖颈的少年,眼中甚至已经雾气蒙蒙,“但是白真的不希望再不斩大人就这么死掉!在白最无助的时候,是再不斩大人救了白!白要一生作为工具,所以不希望再不斩大人就这么死掉!”

一番话,说的再不斩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本来只是看到水无月一族居然还有传人,想把他培养成自己的得力助手。但是再不斩都没有想到,这仅仅跟随自己几天的白,居然有如此的执念,看向白的眼神也温和的许多,或许此时的再不斩才把白当成一个人看吧。

“呵呵,真是很有意思呢,再不斩。”说着,夜吹雪打了个手势,让止水放开了白。止水当然很听夜吹雪的话,收刀入鞘,没有半分犹豫。白也因为没有了刀架在脖子上,小跑着来到了夜吹雪的面前,立刻跪了下去。

“强大的忍者,希望您能够放了再不斩大人!白愿意为再不斩大人的性命做任何事!”

“做任何事么!”重复了白的一句话,夜吹雪也把自己的神月收入了自己的刀鞘中,然后封印在自己的右边衣袖,“做事什么的就不必了。再不斩,今天我也没有和你动手的意思,要不是你先攻击我的弟子,说不定也没有今天的误会。”

“不过我希望你看清楚,白并不是一个适合做工具的人,他太善良了。而他为了你既然可以做任何事,希望你好好待他,毕竟如此忠心的人,可不是随便就能找到的。特别是像你这种,魅力值几乎低于零的丑陋忍者。”

“混蛋!不用你对本大爷说教!”知道自己打不过面前的这个人,再不斩扛起了自己的斩首大刀,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摸了摸跪在那里白的脑袋。

“最后提醒你一句,四代水影我也交手过。那次虽然让他重伤,不过我也不好过。”夜吹雪淡淡的话语,好像是忠告一样,“别再想着去招惹他,带着白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如果实在找不到事情做的话,”说着,拿出了一个卷轴,“如果实在找不到事做,就去找这个人,他会给你指出一条明路的。”

说着,夜吹雪的身影已经带着鼬和止水消息不见。直到再不斩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卷轴,和自己身上的伤口才确定了刚才的确是和人打斗了一番。把夜吹雪交给自己的卷轴放入了怀中,再不斩再次看向那雪一样的少年,眼神变得温和了许多。

“走吧,白。或许就如他所说的一样,四代水影真不是我们能够招惹的。”说完,再不斩和白的身影也已经消失在了水之国中。再次相见的时候,夜吹雪都没有想到,再不斩和白真的去了自己让他们去找的那个人手下,当然这已经是后话了。

夜吹雪消失在了再不斩的面前,却是带着鼬和止水来到了另一个地方,那是雾忍村外的一个小湖畔旁。此时的君麻吕手中握着一朵花,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而大蛇丸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对方的身后让君麻吕警戒了起来。当发现这个人自己见过一次之后,对着大蛇丸警戒的说道“你来干什么?”

“呵呵呵,”大蛇丸那低沉沙哑但是带有磁性的笑声传来,“我来这里干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在干什么?”

“我现在在干什么么?”君麻吕看了手中的花,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好像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么一样。终于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君麻吕看着大蛇丸的眼睛,而大蛇丸同样也看着君麻吕,“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活着,难道就这么没有意义么?”

“那可不一定!”不得不说,大蛇丸也拥有自己的魅力,而且魅力值绝对的不低,要不然大蛇丸的手下也不可能对他如此的忠心。此时大蛇丸邪魅的一笑,带着几分强者的风采,但是更多的却是邪魅,妖异的美丽,“人活着或许没意义,但是活下去说不定会遇到什么有意义的事。比如说,你发现了这朵花,又比如,我发现了你!”

短短的几句话,大蛇丸的风采已经印入了君麻吕的脑海之中。而且在这个时,大蛇丸找到了恰当的时机摸了摸君麻吕的脸颊。君麻吕就如同原著一样,落入了大蛇丸的手中,但是看大蛇丸的意思,好像并不是如此简单。

“啪啪啪”,夜吹雪鼓着掌走出了林走,后面跟着的一样是鼬和止水。君麻吕此时已经成为了大蛇丸的崇拜者,居然一下挡在了大蛇丸的面前,从手掌出缓慢的出现了一支骨刃,恶狠狠的盯着夜吹雪,“来者止步!”

“没关系的,君麻吕,这是朋友。”短短的交流中,两人都知道了互相的名字,而大蛇丸则是笑着对夜吹雪说道,“吹雪,看到了么。这就是我新收的弟子,当君麻吕的隐疾全部被去除之后,我会把他训练成这个时代最强的忍者,起码要比你的弟子强。”

说着,大蛇丸好看了看鼬和止水。鼬一脸的面瘫,让大蛇丸看不出鼬的真实想法,而止水则是冷淡的看着君麻吕,显然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成为了竞争的对手。

“拥有三忍之一的大蛇丸的教导,再加上辉夜一族的天赋,我想应该有资格成为鼬和止水的对手。”说着,夜吹雪还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弟子,“鼬,止水。记住了,今后要更加严格的修炼。大蛇丸既然说了,要把君麻吕训练成这个时代的强者。那么你们,就是我的希望。”

“是!吹雪老师!”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而夜吹雪和大蛇丸的脸上同时露出了笑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性格的原因,君麻吕和鼬还交谈过几句,和止水却是一句话都不说。其实更多的时候是止水不愿意搭理君麻吕,这个时候三人的组合就十分有意思了。无疑的,君麻吕要跟随大蛇丸修炼,而鼬和止水则是需要跟夜吹雪回木叶去。

在水之国短暂的住了几天,查明了君麻吕身上的症状,夜吹雪发现其实并没有原著中的那么棘手。原著中君麻吕病入膏肓,很有可能是小的时候没有发现病状,其实也是,要不是夜吹雪拥有强大的灵觉也不会观察到君麻吕体内的异样,那简直是太深了。

而在检查过君麻吕的病情之后,夜吹雪也不免的有些吃惊君麻吕的天赋。因为那隐藏的病症,正是因为君麻吕身体内的血继限界太强,而不是辉夜一族人下的手。尸骨脉本来就是强大的体术型血继限界,同时也需要强大的体魄。

辉夜一族的人当然知道该如何的修炼,但是君麻吕出生之后就被关押了起来,除了一些简单的辉夜战技,根本就没有经受过辉夜一族的体能锻炼,这也导致了后来君麻吕的身体被血继限界所反噬。要发挥出血继的强大,首先就要锻炼自己的身体,要不然就会变成一种负担,甚至是因此身亡,这就是强大而又神秘的血继限界。

交给了大蛇丸一种属于自己的锻炼身体的方法,并且把自己所研究的八门遁甲开启方法交给了大蛇丸。大蛇丸无疑的十分高兴,毕竟体术一路,还是夜吹雪比较强一些。都是好友,大蛇丸也没有说什么客道的话,而是告诉自己对写轮眼的一些研究,还有一些发生在“晓”的事。

无疑的夜吹雪十分开心得到这些情报,两人早以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倒没有任何见外。只不过在大蛇丸提起木叶的时候,不免还有些失落,其实也是,毕竟在木叶生活了那么长时间,并且还因为某种原因才叛逃而出的,强如大蛇丸,也不免有些儿女私情。

不过最让夜吹雪意外的,还是大蛇丸拿出了一封信。而那封信的署名,夜吹雪刚一看到的时候,就别深深的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