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水无月白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不是每个人听到夜吹雪的名声都会被吓个半死,比如说此时面对的桃地再不斩。身为强者,就要有强者的意志,遇到更强的人不能退缩而是战斗。夜吹雪就从来没有听到过任何强者的名字而退缩,而是得知了对方是忍者界知名的强者之后有淡淡的兴奋。

无疑的再不斩就是这样的人,敢于以一己之力去暗杀四代水影的人,没有人会认为他是弱者。更何况上代雾忍七人众几乎是在夜吹雪一人手下阵亡的,继承了上代雾忍七人众地位的再不斩,总是感觉心里有芥蒂,那是一种不被认同的感觉,就是因为他们这一代人没有击杀上一代的雾忍七人众,从他们的手中夺来大刀。这种传统虽然让人无奈,但是内心里再不斩还是个比较传统的男人。

“木叶的夜吹雪么!哈哈,简直是太好了!”说着,夜吹雪舔了下那巨大的斩首大刀的刀刃,虽然没有割破舌头,但是那种锋利的感觉却传到了再不斩的脑海中,“上一代的斩首大刀使用者就是死在你的手里,我想杀了你,会更加让人认同!”

说着,再不斩再次消失在了雾中,而夜吹雪则是伸出了右手,“风遁·超级大突破!”,瞬间一股强风已经把浓雾吹散,可见夜吹雪的风遁造诣。看向了自己的两名弟子,虽然有些狼狈,但是一点伤都没受,可见两人还没有真正的拼命就把再不斩逼出了全部的实力,夜吹雪对此十分满意,打了个手势,让两人先退下,观摩自己的战斗。

风遁把浓雾吹开,两人退到了一侧避免被夜吹雪的战斗波及,同时止水还扶起了一旁的水无月白。此时的水无月白正在深深懊恼自己为什么刚才会拿起敌人的攻击攻击自己的主人,止水一瞬间来到他的身边,拿起了那把属于自己的太刀,架在了白的脖子上,“不想死的话,就听话一点!”

瞬间三人已经距离夜吹雪有一段距离,不怕夜吹雪的战斗波及。而再不斩也知道对方既然能够如此轻松的吹破浓雾,再使用雾忍之术无非是消耗自己的查克拉。想到这里,再不斩双手拖着自己的斩首大刀,像夜吹雪冲了过来。

冷淡的看着再不斩的动作,夜吹雪并没有闪避,而是对着再不斩的方向同样冲了上去。再不斩感觉到十分的诧异,但是在到达自己的攻击距离之后马上双手用力,那斩首大刀有那么大的体积重量也是不轻,要不然鬼灯水月也不会挥舞的那么费力

瞬间斩下自己的斩首大刀,再不斩要斩向的地方正是夜吹雪的头部。要是夜吹雪就这么中了这次攻击,怎么滴也是会被从中间劈开。在大刀落下的那一刻,再不斩本以为夜吹雪会用此时出现在夜吹雪右手的神月格挡,脸上露出了讽刺的神色。

“真是名副其实,居然想用那把刀硬扛住我的斩首大刀么!哼!”

再不斩对自己的斩首大刀很有信心,但是别说猜对结局了,就连刚开始再不斩都没有猜对。夜吹雪在千钧一发之际,已经使用了“剃”,一个闪身已经来到了再不斩的身后,横着挥舞了一下神月,强大的风属性查克拉瞬间闪现,“断水流·岚斩!”

岚斩的风刃随着刀身横批而出,再不斩也不愧是成被称之为鬼人的人,居然发现了夜吹雪的攻击之后,马上回身过去,利用自己手中大刀的惯性,把斩首大刀横放在了自己的面前,想要抵挡住夜吹雪的风刃,这时,夜吹雪的左手轻轻一挥,“断水流·回返!”

那本来已经用岚斩之势斩出的风刃居然再次受到了夜吹雪的控制,从斩首大刀的刀身飞过,斩向了再不斩的头部。知道这一击就可能要了自己的性命,再不斩轻轻的往后侧去,那回返的岚斩风刃贴着再不斩的鼻子飞了上去,甚至因为鼻头因为那丝锋利出了些血迹沾在了绷带上。

此时的再不斩好像个小丑一样,苍白的脸色加上红色的鼻头,十分的滑稽。而几缕头发也随着夜吹雪的攻击飘落了下来,显然是夜吹雪的回返攻击。夜吹雪此时满脸笑意的看着再不斩,要不是斩出的岚斩只能使用一次回返,估计此时的再不斩已经身首异处了。

“混蛋!真是不可饶恕!”想到这里,再不斩用膝盖支撑着斩首大刀,瞬间双手结印,无数的印记结出,但是他结印实在是太慢了,给了夜吹雪充足的时间,左手的千鸟锐枪飞出一下打在了斩首大刀上,那强大的电流通过,再加上千鸟锐枪的锋利,斩首大刀上已经出现了裂痕,而且那电流通过斩首大刀一下通在了再不斩的身体上。

从膝盖传来的一股酥麻瞬间就已经通过了再不斩的全身,仅仅交手几个回合,再不斩居然完全落入下风,这就是两人的实力差距。再次“剃”,一下就来到了再不斩的身后,“月步!”一踩,达到了再不斩此时的身高高度,夜吹雪把神月轻轻的放在身体麻痹,而且还在保持结印姿势的再不斩的脖颈,淡淡的说道,“这就两下子么!鬼人再不斩!”

电流此时已经消失,看着自己身后的那个清秀少年,再不斩的心里真是万般苦涩。刚刚暗杀四代风影失败没多久,知道了自己和真正强者之间的差距,却没有想到往日的那个木叶少年,居然也成长到了如此的地步。

谁都不知道,当初再不斩还是中忍的时候,就见过夜吹雪在战场上杀戮。那时的夜吹雪也是谈笑间杀人,在雾忍之中就好似魔王一样,那是个修罗一样的人物。没想到,自己已经拥有了斩首大刀,而在对方的面前也不过是撑过几个回合罢了。

斩首大刀因为没有了支撑点,伴随着惯性落下,“咣当”的一声,落在了地上。再不斩此时不免有些灰心,往日击杀同伴的场景回现到了再不斩的脑海中,扬起了嘴角,居然苦笑了出来,心里却暗道,“我那么严格的修炼,甚至不惜击杀自己的同伴,到底为了什么?”

就在夜吹雪的神月要划过这个雾忍的鬼人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夜吹雪。那是一个十分稚嫩的声音,而那个声音的主人是一个雪一样的少年。

“请不要杀死再不斩大人好么!再不斩大人是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