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同伴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卑留呼的想法并没有成功,原来卑留呼总感觉自己的天份不如三忍,而三忍在忍者界中闯下了硕大的声音,令卑留呼感觉嫉妒。嫉妒是人最可怕的潜在性格之一,人往往会因为嫉妒别人而做出很多可怕的事,卑留呼就是其中之一。

在押卑留呼回木叶的路上,这一晚夜吹雪来到了由自己从木叶营地中调来暗部的营帐中。卑留呼正被五花大绑着在其中蹲坐着,而四周都有暗部守卫。因为没有了物资要押送,所以回去的路途变得更加惬意,晚上会在路途上扎营休息。

随意的打了个手势,让所有的暗部离开,夜吹雪看向蹲在那里的卑留呼。无疑被身上被粗粗麻绳捆绑着,然后蹲在那里会十分的难受。卑留呼看了眼进入营帐中的夜吹雪,冷哼了一声。

“情绪很大么,是因为被绑住了么?”夜吹雪看向了对方,淡淡的问道。而卑留呼根本就没有回答的意思,只是冷冷的盯着夜吹雪看。

“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会把目光盯到卡卡西的身上。要知道卡卡西也不是木叶的高层,不能帮你改变你的地位,也不能让你实体猛然提升许多。到底你看上了卡卡西的什么,告诉我,我会让你免受痛苦。”

“哈哈哈!真不愧是木叶的暗部部长!”卑留呼说话的时候嘴角带着深深的讽刺,“拥有强大的天赋再加上有一位好老师!六岁就晋级中忍,十几岁的时候已经是木叶的上忍,你懂什么?好吧,现在你是暗部的部长,而我只是一个上忍而已!甚至你连该如何对待长辈都已经忘记!别忘记了,按辈分来说,我应该是你的师叔!你应该叫我一声卑留呼大人!”

“那好吧,卑留呼大人!”没有因为对方的话产生任何的情绪波动,夜吹雪的语气还是那么的冷淡,“那卑留呼大人,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在卡卡西的脑中下禁制么?虽然卡卡西脑中的禁制已经被我解除掉,但我还是很好奇。而且,你现在告诉我的话,我可以让你免受痛苦。”

说着,夜吹雪的手已经放在了卑留呼的脑袋上,“你应该知道,雷遁忍术是我最擅长的。我的雷遁忍术可以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并且我还有幻术手段。如果你想都试试的话,那我就可以让你亲身尝试一下,你说怎么样?”

果然,像卑留呼这样的人是那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你不把手段放在他的身上用一用,他是永远都不会相信你说的话是真的。夜吹雪放在卑留呼脑袋上的手雷光一现,强大的雷属性查克拉已经遍布对方的全身,刺激着卑留呼身上无数可以产生头痛的地方。

长期和大蛇丸还有蝎在一起实验,夜吹雪已经了解无数能让人体最痛苦的穴位,甚至运用雷遁来放大对方的痛苦神经,让对方感觉超出自己忍耐极限的痛苦,并且不让对方晕倒。刚开始的时候卑留呼感觉自己全身都被无数的蚂蚁撕咬浑身每一个细胞,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痛苦不断的放大,甚至是产生了撕心裂肺的痛苦。

应该怎么形容呢,就好像一个人用钝掉的刀子在割身上的肉,让你感觉到痛苦的同时还能看到自己的肉被一点点的割下那种血腥的场面,痛苦翻倍不说对于自己的脑神经更是有一种异样的冲击。钝刀不能一下割下一片肉,往往刚刚割开鲜嫩的肉只不过是开始而已,随着刀的深入,让人感觉恨不得一下那片肉就能下来,自己能够轻松一点。

“还是不准备说么?卑留呼大人?”已经用过了一次酷刑,夜吹雪淡淡的看向对方,果然对方还没有回答夜吹雪的意思。无奈夜吹雪只有在他的身上施展幻术,强大的幻术可以摧毁对方的意志,只不过卑留呼虽然实力低微,只不过那种坚定还是出乎夜吹雪的想象之外。

就像卑留呼说的那样,对方是和自己老师一辈的忍者,夜吹雪不能用特殊的手法知道对方脑中所想的东西。所以无奈,只有把对方押到木叶,再用特殊的手法。不过在一路上,倒是让鼬和止水有了可以施展自己所学的地方,那就是卑留呼的身体。

往往学习完一种东西更多的需要施展经验,而卑留呼这样完美的人选就出现了。无论是学到了忍术还是体术还是幻术,都会在卑留呼的身上尽情的释放,然后由琳再治疗好对方的伤势。在训练鼬和止水的时候,更让琳好好的练习一把医疗忍术。

很快让卑留呼痛苦的日子就到头了,因为此时的他们已经看到了木叶的大门。看到大门的那一瞬间,卑留呼松了一口气,因为终于不用再在那几个小恶魔的折磨下痛苦了。谁知道这个时候夜吹雪再次往卑留呼的头上泼了一盆冷水,“别以为到了木叶就算了,真正的痛苦现在才开始!”

回到了木叶的时候,夜吹雪远远的就看到了自己的老师。过去对自来也行了个礼,自来也摆了摆手,然后问道,“他犯的错木叶高层已经知道了,可能要交给别的部门管理,一定会让他招出为什么对木叶的同伴下手的。”

“自来也老师....”

“不用说了,”自来也笑着说道,但是笑的时候却是那么的凄凉,“我也没有想到当初的同伴居然会这么做,对自己村子的人下手么,呵呵。”说完,自来也深深的看了一眼卑留呼,转身就离去了。没有和卑留呼说一句话,但是自来也回身走过的背影却是那么的凄凉,一瞬间好像苍老了几岁一般。

“看到同伴如此就这样了么,自来也老师。”看着自来也的背影,夜吹雪喃喃的说道,“那么原著中,大蛇丸大人的叛逃,到底对你是多么大的伤害!”

没有过多的去想那么多,把卑留呼押送回了村子,交接给了别的部门,夜吹雪就带着鼬和止水来到了训练场之中。卑留呼的事好像很快就在高层的控制中平息了下来,而对方也被打入了木叶的监狱之中,这辈子可能不会出现在木叶忍者的视线中。

夜吹雪只知道自来也和大蛇丸都去看过对方,而对方则是一直保持沉默。事情的原委夜吹雪也已经知晓,就是因为卑留呼妒忌三忍的天赋,而自己默默无闻产生了异样的想法,那就是带土给予卡卡西的写轮眼。拥有了写轮眼的卡卡西,实力在短时间内增长的是很快,这点被卑留呼看在眼里,他也开始希望研究这些人体,把别人的血继占为己有。

只不过可惜,他的第一个目标也是最后的伏笔就是卡卡西。他要趁着此时的卡卡西实力不强先在对方的脑海中下禁制,然后等卡卡西把写轮眼的能力发挥到极限的时候再收回,占为己有。只不过可惜,对方在开始的时候就被夜吹雪发现,也阻止了一场灾难的发生。

卑留呼被木叶的暗部破坏了所有的经脉,注定这辈子不能成为忍者,就算发明出其他的东西,也不能有强大的实力。他很恨夜吹雪,这是无疑的,只不过注定他这辈子栽在了夜吹雪的手里,一辈子都不能翻出什么风浪来。

给止水和鼬又上了一课,然后让两人回家,并让卡卡西送走了琳。夜吹雪独自一个人回到了家中,脑袋里想的一直都是大蛇丸的事,因为他知道,大蛇丸好像有一些把柄落在了木叶高层的手里,而这有可能是大蛇丸叛逃的导火索。